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菁菁者莪

谈诗赋,品文章,香茗举案迎博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狩猎三(捕麻雀)  

2014-09-21 20:48:00|  分类: 1.黑土情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捕麻雀

/俞兆男

 黑龙江的冬季是农闲,一连几天的休息,让我们这批好动、好奇,精力过剩的知青总想找些事情来做。

 但现在的我,却只能坐在炕上,百无聊赖地眼望着窗外。天地浑然一体,白茫茫的一片。飞舞的雪花,像千百片鹅绒翻卷着,间或有几片扑向玻璃窗,有的粘在窗前,片刻融化;有的则在即将碰上玻璃时,旋即翩翩地飞向一旁。

    “总得找点事来做。”我伸了个懒腰,嘴里喃喃着。突然我想起了鲁迅小说中抓麻雀的情景。于是便动手做起捕捉麻雀的工具。极其简单:一个大的柳条编织的籩,现成的,夏季用来晒菜干的;两根桦木质地的细木棍,随处可找的,只要按照需要截成一样的长短;还有就是较长的两根细麻绳,也是现成的,是原来用来困行李的。一切都准备就绪,兴奋异常,只等雪停。

 午饭后,雪停了。我来到了麦场: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地,平地上是一排排的粮仓,粮仓里堆满了今年收割且已经晒干了的可以随时运走的大豆、麦子和玉米。而现在的麦场:雪盖满了屋顶,压断了树枝,染白了场地。我在空旷的场地上用桦木细棍支着竖起柳条籩,在籩下撒了些小麦,两根棍的下部系着绳子,一直拖到粮仓里。我则手牵着绳的一头,蹲在地上,等着麻雀的到来。

 麦场里静极了,我耐心地等待着,双手紧捏着麻绳,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声音。不一会儿,便听到不远处麻雀的叫声,接着就看到了一群麻雀飞到麦场。先是几只胆大的麻雀飞到了柳条籩下,边啄食,边跳跃,还“咋咋的”欢叫着;接着就有几十只麻雀进入伏击圈。是时候了,我轻轻地一拽麻绳,柳条籩猛然扣下,麻雀受惊,纷纷起飞,但绝大多数为时已晚,被罩在了柳条籩下。我迅速地走过去,看到柳条缝隙间,麻雀正扑棱着翅膀试图逃脱呢。我在籩下面雪地上,掏了小洞,手伸进去,把麻雀一一抓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篓子里。反复两到三次后,我便带着收获回到了宿舍。这一晚,整个宿舍都改善了的伙食,这对长期没有粘荤的我们来说,是何等的解馋和惬意啊!

 我生在上海一个及其普通的家庭,但却从小娇生惯养,有一个坏习惯:挑食。但是,黑龙江却改变我的不好习惯。在黑龙江我不仅不再挑食,而且还会大嚼特嚼狗肉、马肉、野猪肉、狍子肉、野鸡肉、野兔肉等,甚至还津津有味地吃过蛇肉、猫肉,几乎到了无所不吃的地步。这不知是进步,还是退化?

【原创】狩猎三(捕麻雀) - 申城红烛 - 菁菁者莪

 

【原创】狩猎三(捕麻雀) - 申城红烛 - 菁菁者莪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