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菁菁者莪

谈诗赋,品文章,香茗举案迎博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失而复得的帽子  

2014-08-07 15:21:12|  分类: 1.黑土情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失而复得的帽子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文/俞兆男

1970511,我泣别上海的父母和弟妹,坐了3天的火车,来到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(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师部所在地),又坐了近半日的汽车到了三十二团团部所在地。时值傍晚,余晖照在空旷的原野,阵阵北风吹来,还是感到一丝寒意。我扭紧了军大衣扣子,压实了皮帽子,又坐上了去马鞍山(连队所在地)的拖拉机。(此行的目的地是我至今还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: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三十二团二十连。)

拖拉机在坑洼不平的沙石道上颠簸着向前。5月的黑龙江,夜间还是很冷的,我把卷曲的身躯紧裹在军大衣里,头枕着拖车边沿上,不一会,竟然睡着了。

到啦,到啦!一阵喧闹把我惊醒。睁开双眼,眼前却是一片漆黑。(这一年,连队还没有电,这一天,我才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。)“那就是连队的食堂,”带队副指导员一位早我们两年到兵团的哈尔滨知青。手指着不远处隐约的亮点说:“大家跟我走。”于是我们下了车,手牵着手,宛如刚学走路的稚童,蛇字形地跟着,一脚高一脚底的摸到了亮点。

食堂非常大,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。灯光昏暗,人影绰绰,正中间放着几张白坯桦木桌子,每个桌子四周是同样材质的四条板凳。桌上放着炊事员早为我们准备好了的热气腾腾饭菜。菜,已记不清了,但那大的像小洗脸盆般的白面馒头,确让我终生不忘。我拿了一只馒头,只吃了一角,便饱了。剩余的,随手扔弃了。(在当时的知青中,这种坏习惯比较普遍和顽固,后来虽多次受到连长和指导员的批评,但最终还是没有根除。因此一年后,连队的伙食就由死伙*改为活伙*。)

“吃好了跟我到各自的宿舍去”耳边又传来熟悉的声音,带队副指导员说。人群又一次骚动,大家整理着自己的行装。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帽子丢了。“一定是头枕车沿睡觉时丢的”,我分析着并向带队副指导员汇报说。他以老大哥的口吻一边安慰,一边告诉我明天拖拉机正好还要上团部,他可叫驾驶员帮我寻找。几十里路,沿路无数连队和老百姓的村庄,还能找回吗?我想。沮丧地随人群来到了自己的宿舍。

第二天下午,政治学习刚一结束。(到连队的前几天不工作,而是学习。而且,连指导员认为我们这些十七、八岁青年,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,因此规定一年内不能干重活。)正当我在小卖部选购新帽子的时候,带队副指导员向着小卖部奔过来,大声叫着“帽子找到了。”随即把一顶帽子举过头顶。我一眼便认出,这正是我丢了的帽子。就是这顶失而复得的帽子一直伴随着我,给我温暖,直到我离开黑龙江。

时隔40余年了,现在我已退休,在一所民办大学任会计专业主任,退休金加外聘薪酬,生活还是较为富裕的。但我总觉得当下已经富裕起来的人们却丢失了什么,并为这久已丢失的东西还能否“失而复得”深感焦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4年8月7日

丢了的帽子 - 申城红烛 - 菁菁者莪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是停放待修农具的场地。(因为当年全连300余人,尽然没有一部照相机,所以我手里没有当年真实的影像资料。)
丢了的帽子 - 申城红烛 - 菁菁者莪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是连队仅存的几间保留较好的家属房。
丢了的帽子 - 申城红烛 - 菁菁者莪

      这是还留存的其他作业队,即原来的连队队内的主干道。只是较之过去的连队,荒芜寂寞的多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